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治理共享单车乱停:电子围栏试行数月为何成摆设 宁波婚礼策划 孙浩英女友自杀身亡 成都双流机场航班 群发商业广告 shanwen 中变社区 青麸杨根 张筱雨人休艺术 众神统领 爱足吧 50.6%受访者在意他人对自己网络社交动态的反应

来源:noxku.cn 晋州晚报
2020-1-25

  电子围栏试行数月为何成摆设

  先乱后治?治理乱停企业不能“慢性子”!

  本报记者 孙宏阳 刘冕

  共享单车乱停放快要发展成为新的“大城市病”了。包括一些区县、共享单车企业在内的相关方面推出了电子围栏、骑车人举报违停等手段但收效却并不理想。记者在检查中发现对于规范单车秩序单车企业口号喊得响但行动上却是“慢性子”。

  1. 现场 电子围栏试行数月仍未通“电”

  上周末记者在通州、东城、朝阳各区检查发现试行了数月的电子围栏仍未通“电”成了摆设。

  地铁通州北苑站A口外低调的电子围栏只是地上施划的一个白色框与箭头附近没有类似提示牌等亮明身份的标志。非高峰期“围栏”里经常一辆共享单车也没有。可差距地铁站口更近的地方还有不远处的公交站台上长期散落着很多共享单车。

  “您怎么不停在电子围栏里?”一名正要锁车进地铁站的男士听到记者的问题一脸诧异他说:“我经常骑车从这里进站还真不知道有电子围栏软件也没有任何提示啊。”

  崇文门、三里屯等地区试点的电子围栏情况类似。记者分别尝试在围栏内、外锁车均未收到提示或警示信息。

  市民孟女士倒是收到过一次摸不着头脑的“警告”“在对外经贸大学北门附近我已经停车上楼了突然收到小黄车短信说我停在规定区域外了可是规定区域在哪?停车时没有任何提示啊!”

  2. 检查 企业怕用户流失拒绝“围栏”

  记者采访时发现规范共享单车秩序部分共享单车企业“配合度”并不高。以通州区为例从6月份开始共享自行车政府监管与服务平台在北京市通州区上线运营并在该区试点电子围栏。通州区要求各共享单车企业在8月前完成车辆报备接入统一监测平台以便政府对投放量、流动数据进行监测管理。

  从6月开始该区市政市容委已集体约谈共享单车企业6次无数次电话沟通。但截至目前仅有ofo小黄车完成了报备手续、平台接入与先期数据上传。摩拜单车与酷骑单车还处在对接阶段。更有个别共享单车企业干脆放弃了通州市场理由是“担心用户流失害怕受到限制”。

  不仅如此共享单车企业与交通运输部门显然都是“慢性子”。虽然这种出行模式已经火了一年但无论是监管部门的官网摩拜单车、ofo小黄车等共享单车APP百度地图、高德地图等可以提供智能导航的电子地图软件几乎都没有有关推荐共享单车停车地点的查询与导航。市民孟女士说:“ofo小黄车APP的地图上有一些蓝色的圆点是推荐停车地点。但软件并不提供如何去。”

  共享单车从井喷式增长到如今被交通部门按下暂停键。其规范发展、文明使用多数时候还停留在“喊口号”的状态无论是电子围栏还是扣信用分显然初衷都是好的但都缺少落地细则。

  “不配合就不能运营。”目前通州区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复。该区市政市容委工作人员郭峰介绍通州并非不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相反政府为企业提供了很大捧场比如电子围栏施划全部由政府买单只要企业配合管理即可。同时交通部门还可以帮助协调为运维货运车辆办理进出通州的“准行证”。“捧场归捧场原则还是得坚持。目前给了企业接入平台的缓冲期一旦企业不配合运营管理仍将联合街道、城管、交通等部门进行规范整治。”

  3. 建议 人与技术齐抓才能管住共享单车

  目前市交通委明确将牵头出台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并制定相关停放区设置技术导则与系统技术与服务规范建设监管与服务平台建立与完善承租人信用体系。

  针对电子围栏试点过程中企业的消极态度北京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金澎认为作为提供公共服务的企业有义务向政府提供运营数据包括投放规模、运维力量等“因为害怕受到限制不接入监管平台是没有道理的。”

  为推动有序停放还有共享单车企业给出的办法是:骑车人互相监督一经核实违停会扣除上一个骑车人一定信用分。但实际上大部分租车APP并未在首页设置类似选项假如想举报违停至少需要进入二级菜单。许多人也不看好这种方式“小区里不让共享单车进但我一出单元门就能找到车多方便。何苦要举报带来便利的人呢?大家都有这种心理吧。”市民蔡女士说。

  张金澎说管理共享单车乱停放也不能只寄希望于技术手段也不能全靠群众举报最重要的是制定出台管理规范建立具有可操作性的治理机制。比如武汉就发布了共享单车“黑名单”机制细则交管部门与企业联手对故意损坏、非法占用、乱停乱放共享单车等行为做出不同程度处罚“黑名单”的来源是民警路面查处、治安部门提供及企业认定一旦上榜将被终身禁骑。

宁波婚礼策划 孙浩英女友自杀身亡 成都双流机场航班 群发商业广告 shanwen 中变社区 青麸杨根 张筱雨人休艺术 众神统领 爱足吧

  50.6%受访者在意他人对自我网络社交动态的反应

  62.9%受访者认为过度在意会增加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网络社交工具为人们提供了分享自我的经历或感受的平台但有人会格外在意别人对自我动态的反应。比如花钱买粉丝、删除别人不点赞的动态、查找与取关无互动的网友等。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检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0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检查显示50.6%的受访者在意他人对自我网络社交动态的反应55.8%的受访者发完动态后会反复刷新查看是否有点赞或者评论。62.9%的受访者认为过度在意网络社交平台上他人的反应会给自我造成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受访者中00后占0.7%90后占26.6%80后占52.5%70后占15.5%60后占4.3%。

  55.8%受访者发完朋友圈后会反复刷新查看他人反应

  检查中10.4%的受访者坦言自我几乎随时都在刷微信朋友圈47.9%的受访者偶尔刷刷31.0%的受访者每天抽空刷一次10.7%的受访者很少刷。

  大连理工大学大四在校生张瑞(化名)坦言她每次发完朋友圈后都会注意朋友的回复“主要是怕自我回复太慢显得不礼貌”。最近张瑞忙着投简历找工作没有之前那么频繁地刷朋友圈了。

  河北大学大三学生严晔(化名)也表示她很在意别人对自我动态的反应。“尤其是微博上面的留言与被赞数无法掩饰直接说明了你的人缘如何。我时常会看自我的粉丝数有没有变动查看是不是有人把我拉黑了”。

  检查显示对于别人对自我网络社交动态的反应50.6%的受访者表示在意回答非常在意的受访者占9.0%。33.1%的受访者在意程度一般12.5%的受访者表示不太在意3.9%的受访者完全不在意。

  “我有一个同学经常给自我的朋友圈点赞过一会儿还在发的内容下方留言‘谢谢大家的捧场’‘感谢大家就不一一回复了’等但是有次我无意间看到根本就没有人给她留言。”张瑞说。

  严晔对记者说她的一个室友还买过“粉丝”。“当时她很想成为网红就买了些‘僵尸粉’。但大家看到她的粉丝数瞬间涨了许多就都知道是买的她也很难为情”。

  检查中55.8%的受访者发完朋友圈后会反复刷新查看是否有点赞或者评论;31.9%的受访者自我会在内容下方留言营造出有很多人留言的样子;22.8%的受访者会取关不回关自我的朋友;14.5%的受访者会取关不与自我互动的网友;13.2%的受访者会查看是否有朋友将自我拉黑;7.7%的受访者花钱买过粉丝。

  47.0%受访者直言刻意花钱购买粉丝等行为没有必要

  检查中47.0%的受访者认为在网络社交中在乎他人看法没有错但是刻意花钱购买粉丝等行为就没有必要了;39.0%的受访者觉得可以理解过度在意他人看法的行为每个人都希望自我是个社交活跃、受人注意的人;7.3%的受访者强烈反对认为不应该太过在意他人的看法;6.8%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张瑞觉得过度在意社交平台上别人的反应可能会带来比较沉重的心理压力。“尤其是现实与自我在网上的形象差异过大时自我认同就会产生障碍不利于心理健康”。

  严晔觉得在社交平台上过度在意他人反应会浪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动不动就刷手机非常耗神。生活中有太多比这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过度在意社交平台上别人反应会产生哪些影响?检查中62.9%的受访者认为会给自我造成不必要的心理负担;45.6%的受访者认为会影响现实生活中的正常交友;44.2%的受访者认为沉溺网络社交学习工作精力不能集中;27.2%的受访者认为会导致不自信充满负能量。

  张瑞认为虽然每个人都希望跟周围的人建立与谐的关系希望自我受欢迎但是为此‘买粉’或者自我给自我留言就是自欺欺人了。“与其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假满足中倒不如积极面对生活多在现实生活中交几个朋友”。记者 王品芝 实习生 王涵

彩名堂 http://www.cqycms.com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